1. <label id="aun8h"></label>

      <small id="aun8h"></small>
      <small id="aun8h"></small>

      搜索

      投稿郵箱: youthcunguan@qq.com
      首頁 >> 村官要聞 >> 正文

      《花繁葉茂》:新時代農村精準扶貧的歷史影像

      http://www.youth.cn 2020-06-17 08:56:03 中國青年網

        以精準扶貧為主題的農村題材電視劇《花繁葉茂》,于2020年5月11日在央視第一頻道黃金檔熱播以來,收視率位居全國同時段第一。此劇同步在騰訊視頻、嗶哩嗶哩彈幕網、優酷等平臺播放,在年輕觀眾為主的豆瓣評分是8.1分,B站觀眾打分為9.4分,即在某種意義上說,全國“90后”“00后”等年輕觀眾群體也出人意料地高度認可該劇?!?020年全國“兩會”召開之際,央視第一頻道白天重播的是紅軍長征題材電視劇《偉大的轉折》,晚上首次播放的是《花繁葉茂》,巧合的是,兩部電視劇總制片人、編劇都是貴州省文聯主席、省作協主席歐陽黔森,歐陽黔森是全國人大代表,這兩部電視劇可以說是他履職全國人大代表所交出的圓滿答卷。

        《花繁葉茂》:從文學到影視

        《花繁葉茂》以貴州革命老區黔北農村為背景,圍繞精準扶貧去反映新時代的“山鄉巨變”,為什么能成為全國人民飯余茶后熱衷談論的話題呢?主旋律、農村題材劇等關鍵詞似乎離熱播劇有一些距離,但為什么跨越了界限反而成為一種文藝的熱潮呢?顯然這是一個引人深思的文藝話題。

        《花繁葉茂》講述了楓香鎮花茂村、紙房村和大地方村等幾個典型村寨的發展歷史,聚焦于它們在黨的十八大以后從貧困村到小康村再到富裕村的種種變革。在精準扶貧思想的指引下,這些村莊雖然都很貧窮落后,客觀情況不一,但在脫貧攻堅的道路上精準施策,共同走上了“百姓富、生態美”的富裕道路。廣大農村脫貧致富既需要物質的改變,也有心靈的蝶變,換言之,這個黔北農村新生的歷程是一部中國農民的心靈史詩。在《花繁葉茂》中,似乎一切都可以找到答案?!痘ǚ比~茂》讓人一看劇名便心曠神怡,卻并非憑空虛構,而是源自村寨花茂村。此村原名“荒茅田”,意指貧困荒蕪,新中國成立后改名“花茂”,含有花繁葉茂的寓意,可真正做到名符其實的花繁葉茂,卻是在黨的十八大以來逐步實現的。2015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花茂考察,很是感慨地說在花茂找到鄉愁了?!巴靡娚?、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出自領袖之口,形象地成為花茂的代名詞?!痘ǚ比~茂》電視劇將現實中的花茂村搬上了銀屏,進一步擴大了在全國的影響力,可謂新時代農村脫貧攻堅的縮影。

        從劇本來看,這一熱播劇的寫作與改編是報告文學、小說與影視藝術的深度融合。該劇總制片人、編劇是貴州省文聯主席、省作協主席歐陽黔森,歐陽黔森長期從事文藝創作,題材以貴州為主,作者在貴州長期深入基層、扎根人民,堅持文藝為人民服務,因此文藝創作“沾泥土、冒熱氣、帶露珠”。歐陽黔森常年在貴州不同地區走村過寨,為了寫好此劇他曾長期深入花茂村體驗生活,有時一住就是數月。從創作思想、素材提煉、人物設計、情節推演、劇情發展等綜合觀察,顯然是作者在脫貧攻堅領域長期累積、糅合精華的深度融合的最佳結果?!痘ǚ比~茂》電視劇編創與歐陽黔森的報告文學、小說創作有密切關聯,其報告文學《花繁葉茂,傾聽花開的聲音》與小說《村長唐三草》,則是該劇思想與藝術的雙核。其它相關的同類題材作品,也從人物、情節、故事等諸多方面部分貢獻了藝術的元素。

        作為基石的同名報告文學

        從同名報告文學出發進行對比與思考,是進入《花繁葉茂》首當其沖的主路?;迨琴F州作為脫貧攻堅全國主戰場取得重要成果的典型代表,歐陽黔森在花茂村體驗生活多次,最先創作了反映花茂村脫貧攻堅的報告文學《花繁葉茂,傾聽花開的聲音》,刊于《人民文學》2018年1期頭條,是刊物“新時代紀事”欄目的重頭戲,另外還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上整版發表。電視劇《花繁葉茂》在劇集開頭有“根據歐陽黔森同名報告文學改編”字樣,指的就是這一報告文學。略為補充的是,歐陽黔森最近數年創作的關于貴州精準扶貧題材的三個報告文學,均在2018年《人民文學》不同刊期的頭題上集中發表,其它兩個分別是《報得三春暉》和《看萬山紅遍》,歐陽黔森這三個報告文學均是習近平新時代精準扶貧思想的集中反映和形象呈現,主題類似而豐富,藝術鮮明而醒目,各自獨立又互相勾連?!痘ǚ比~茂》電視劇在主題、情節、片斷上對此多有借鑒之處,有所融通也是十分正常的現象。

        報告文學《花繁葉茂,傾聽花開的聲音》講述的是貴州革命老區遵義花茂村的真實脫貧故事?;迮c茍壩村毗鄰,同處大婁山脈腹地,處于馬鬃嶺東邊,是對中國革命史有著特殊意義的小山村。除花茂村之外,報告文學還略為涉及紙房村、保海村等自然條件更差一些的村莊?;灞旧碓诿撠毐夹】档牡缆飞先〉昧丝上驳某煽?,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來村里考察,指出進一步發展的道路與方向,更是遠近聞名。報告文學《花繁葉茂,傾聽花開的聲音》集中農村“三改”、“四在農家”創建、高效農業特產品的產銷、鄉村旅游的產業調整等鄉村新事物。圍繞這些新事物,作者采訪楓香鎮黨委書記帥波,花茂村第一書記周成軍、潘克剛,以及村里脫貧致富能手如母先才、王治強等人,將他們感人的言行、事跡一一記錄下來,采取的是完全真實、可信、客觀的方式。借助報告文學這一體裁,歐陽黔森一方面將上至黨中央、國務院,下至貴州省、市各級政府的精準扶貧政策一一梳理、落地,另一方面將扶貧政策的執行者——鄉鎮和村支兩委的基層干部進行群像式書寫。黨的十八大報告明確提出,要在2020年之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是中國社會的千年之變,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內容。毫無疑問,在脫貧攻堅第一線的基層干部十分重要。廣大村民奔向幸福生活的奮斗與努力也如車之兩軌一樣不可缺少,生于斯長于斯的鄉村能人們在這片祖祖輩輩耕耘的土地上,也贏來了歷史的機遇。除此之外,村容村貌的勾勒,統計數據的躍動,無一不是精準扶貧原則、政策、舉措的鮮活記載。比如,在花茂村除了通水通電通電話通廣播電視,水泥路成網狀連通著每家每戶以及每一塊農田之外,還通網絡、通天然氣、有污水處理管網、有電商、有互聯網+中心,有物流集散點。顯然這些鄉村現代化生活的設施和條件,正改變著貧窮落后的農村面貌,也改變著普通百姓的精神風貌?!氨鶅鋈叻且蝗罩?,在這一切發生巨變的背后,無不體現了黨和政府的治國理政能力,無不體現了基層干部群眾創造歷史的力量,無不體現普通百姓追求美好生活的樸素愿望。

        脫貧題材小說與《花繁葉茂》

        隱藏在視野之外的小說《村長唐三草》,也是探討《花繁葉茂》電視劇的另一扇窗口。歐陽黔森的短篇小說《村長唐三草》原發大型文學刊物《山花》2012年11期,后被《作品與爭鳴》《小說選刊》和《新華文摘》全文轉摘,反響很大。值得一提的是,小說發表后被中考語文試卷的命題專家選編為現代文閱讀題,占分25分。這道現代文閱讀題選取了小說開頭一部分,從選擇判斷、場景描寫分析、唐三草人物性格分析、結構分析4個方面設置題型。小說的主人公是外號叫“唐三草”的村長,其成功之處是塑造了一個十分真實、生動的基層村干部能人形象,唐三草能說會道、點子多樣、腦袋靈活,有豐富的基層工作經驗,他所在的桃花村也由貧困村變成了小康村。在小說中,桃花村地處烏蒙山脈腹地,在摘掉貧困村的帽子過程中,村長唐三草、村支書以及大學生村官是領頭羊。桃花村原來窮山惡水,380多戶,2000多村民,青壯年都外出打工了,村委會主任是個燙手的山芋沒人愿意接。后來本名唐萬財的唐三草退掉工資多出數倍的民辦教師崗位,經選舉全票當選任村委會主任。從貧困村到非貧困村,再到小康村,唐三草等村干部在生態發展、果木種植、鄉村旅游道路上苦干實干,化解矛盾,終于夢想成真。除了唐三草之外,小說中大學生村官這一角色也十分成功。村官被村支書、唐三草比做“軍師”,大事小事都要找來商量。村官有文化見識廣點子多,他從城市來到窮鄉僻壤之地駐村三年,幫助村民脫貧致富。小說的主要情節中有三次以大學生村官和唐三草約定喝酒慶祝的細節:第一次是桃花村恢復小學,村官和唐三草喝酒慶祝;第二次是唐三草受委屈辭去村主任,鄉里同意他辭職,兩人喝酒解悶;第三次是青壯年多半回村發展,兩人喝酒慶祝階段性勝利。在這三次喝酒中,作品重點穿插了村民羅小貴違法修建豬圈而無理鬧事,吳老三生了三個女娃后被誘導結扎一事引起的糾紛及其化解等情節,都凸現了唐三草敢闖敢干、能力突出而又不失靈活、詼諧等個性特征。唐三草、村官這些基層村干部形象和個性特征,在電視劇《花繁葉茂》或利用,或改裝,或借鑒,很多藝術元素得到了充分的汲取。

        立足同名報告文學和小說《村長唐三草》,充分調動在脫貧攻堅第一線的豐富素材,重新分解、整合、融通,在深度糅合交匯上做大文章,是歐陽黔森創作并改編電視劇《花繁葉茂》得以成功的保證。具體體現在以下方面:首先,報告文學和小說的內容對象、思想主題、事件性質等核心要素沒有改變,但因為報告文學本身情節、故事較少,對小說的融入較多,對自己其它作品的融入也較普遍。在劇作中,人物身份、個性、衍生故事上有較大的改變與包裝,整體上對鏡頭、畫面、聲音等綜合元素進行了提升。比如《村長唐三草》中唐三草的故事、來歷、性格特征基本保留,大學生村官以第一書記的身份有更多戲份。在性別上,電視劇《花繁葉茂》中改成女性第一書記歐陽采薇,趙子奇、王隆學兩位男性第一書記則到了紙房村和大地方村,起到了映襯、對比、豐富的作用。在花茂村,第一書記和村長的互補式搭配成為亮點:一是村長唐三草有豐富的基層經驗,鬼點子多,能說會道,但眼界不高,見識有點淺;而第一書記歐陽采薇是農委干部駐村,見多識廣,視野開闊,不是來鍍金的而是想干一番事業,在性別、學識、年齡等諸多方面兩人就形成最佳搭檔,成為花茂村村支兩委合作向前的內驅力量。其次,電視劇《花繁葉茂》的主要故事情節有不同類型的糅合,人物形象、故事情節、細節片斷等并不全是報告文學和短篇小說的原有內容,而是有機地糅入了其它內容,呈現一種開放、綜合、補綴的特征?!痘ǚ比~茂》在主題上是全新的,在脫貧攻堅的過程中,矛盾重重,困難重重。但劇本沒有回避這一蛻變過程中的種種矛盾和困難,涉及了當前農村貧困與民生等重大問題,比如外出打工、農村空殼化,比如“三改”、土地流轉、產業調整,比如移民搬遷、鄉村旅游等,這都是一場接一場的硬仗。正是這些農村脫貧攻堅當中的大事,引發了農村在自然風貌、生活習俗、貧富形態、人心思想的巨變,各種矛盾也由此發生。編劇為了達到這一目標,塑造不同的人物形象成為首選,此劇成功地塑造了幾類人物形象:一是有血有肉的年輕扶貧干部的形象,各級政府從縣到鄉鎮到村組,基層干部都在精準扶貧中不斷鍛煉和成長,像楓香鎮黨委的石曉峰、高立偉,像歐陽采薇、唐三草、趙子奇、王隆學等群像便是。特別是三個村的駐村第一書記和村長,性格、經歷和才能各不相同,典型性十分明顯。鄉鎮及村一級干部在脫貧攻堅第一線的人物群像,他們身上那種直面困難、勇于擔當、忠誠人民的可貴品質,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呈現,從中可以見出貴州脫貧攻堅主戰場決戰脫貧攻堅、決勝全面小康中干部群眾的精神風貌,也可視之為全國脫貧攻堅、奪取最終勝利的一個時代縮影。二是對農村農民的塑造,新農村建設面臨產業變革的陣痛,農民們多半有各種缺點,如開農家樂的潘琴,以及孫大嫂、小翠等人物,都真實、坦誠。除了這些基本的元素之外,全劇在塑造人物上也有貴州部分勞模典型的影子存在,比如大地方村老支書身上就有黃大發開渠的一些事跡,編劇在這里進行了靈活、機動的調遣。

        精準扶貧:歷史的影像

        《花繁葉茂》電視劇是精準扶貧主題的集中與形象化,這一點最為鮮明,也最集中在這一點上。全劇以楓香鎮的三個村為對象,涉及扶貧思路、方式都不相同,但與習近平總書記執政以來“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的理念是相同的。譬如,同步奔小康的目標一致,從輸血式扶貧到精準扶貧,對貧困戶建檔、立卡,進行產業支撐也是一致的。每一個村都有第一書記和村長,不脫貧不離手,自然形成多維對比,覆蓋了不同類型的村莊。這樣回避了直奔主題或機械讀解相關政策的弊端,體現了精神扶貧的“精準”精神。在結構上,劇本是多條線索同時并進,不同畫面切割自如,因為在三個村莊進行故事推進、生發,時空上相互纏繞,多線索推進有了現實的土壤,自然構成一個歷史的全景圖,是一幅幅中國農村在精準扶貧歷史化過程中的影像資料。在整體風格上,全劇采取了輕喜劇風格,親切、詼諧,親和力強,起到了輕松、愉悅而又不失教育的審美功效。

        總而言之,《花繁葉茂》電視劇不論是思想主題,還是藝術手法,都是近年來反映農村精準扶貧題材的重要收獲?!痘ǚ比~茂》堅持了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相統一的原則,以人民為中心,以喜聞樂見的方式反映人民生活,整部作品無處不散發鄉愁、泥土的芬芳。2020年是全國脫貧攻堅的決勝之年,在這最為關鍵的歷史時刻,電視劇《花繁葉茂》的播出和傳播,必將成為這一歷史事件的重要見證者,也是保存、記錄這一歷史事件的重要歷史影像。

       ?。ㄗ髡呦蒂F州師范大學文學院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貴州省核心專家,貴州省省管專家。)

      編輯:左橙 來源:天眼新聞

      大发快三计划